北大两先生毛遂自荐 希望献身格罗丝门下

昨天,2004年诺贝尔奖物理学奖得主戴维·格罗斯来浙江大学了。中午,格罗斯独独邀请两名浙大学生共进午餐。两名学生何来如此荣幸?谢丹和朱礼君是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的大四学生。在座谈会上,两名学生发言踊跃,提问大胆,让格罗斯很是惊喜,会后便邀请他们共进午餐。他说,30年前中国学生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听话,不敢挑战权威,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更加活泼好问。“现在的中国学生不但聪明,而且越来越有独立精神,这种发展趋势很好。”两位同学今年已经考取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并递交了物理“弦理论”方向硕士学位的攻读申请。格罗斯在该校担任物理研究所所长。两位小伙子有意拜格罗斯为师,而格罗斯也有招收徒弟的标准。“要非常聪明、勤奋,跟得上我的节奏。”他说,人需要有野心才能不断进步,做学问也一样。 (杨晓政 徐婵 单泠) 2005-2-24

昨天,现代物理领袖人物,200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大卫·格罗斯在浙江大学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时表示,获奖是他意料中的事。格罗斯是世界量子色动力学的奠基人,先后培养了菲尔兹奖得主威腾、诺贝尔奖得主维尔切克等一大批世界著名科学家。他因在1970年代发现了粒子物理的强相互作用理论中的“渐近自由”现象,从而荣获2004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此次来杭,主要是进行为期六天的讲学,并受聘为浙江大学名誉教授。他说,拿到诺贝尔物理学奖是意料中的事情,没有特别意外。“因为终身都处在物理研究的前沿阵地,获奖是迟早的事情。”他此番话部分是针对社会上重经济轻科学,重应用研究轻基础研究的现状而言的。格罗斯表示,在达到一定经济基础的时候一个真正聪明的人应该选择科学,在科学中“发现”有着无穷乐趣,赚钱只是人的一般性选择。他同时告诫,做科学一定要有“野心”,把目标放得高远一些,且必须敢于挑战权威。“30年前的中国学生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听话。”格罗斯说,而现在中国的学生很活泼好问。昨天,两个积极向他提问的浙大竺可桢学院学生就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为此格罗斯主动邀请他们共进午餐。 (早报驻浙江记者 徐文钊) 2005-2-24

“和美国学生相比,中国学生非常听话,不敢向权威发问。”——这是2004年诺贝尔奖物理学奖得主戴维·格罗斯教授对30年前的中国学生的印象,“不过那是30年前的情况了,现在的中国学生不但聪明,而且越来越有独立精神,这种发展趋势很好!”  昨天早上,在与格罗斯教授的一次学生交流会上,两名浙江大学学生大胆的提问与毛遂自荐更使格罗斯教授觉得欣喜,与之相谈甚欢的格罗斯教授干脆请这两名同学和他共进午餐。  “我们是年轻人嘛,怕什么!”毛遂自荐的学生之一,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的大四学生谢丹很是开朗,“虽然交流会上去了很多同学,但说到向物理大师提问,还是不敢,所以我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其实大师也希望自己的理论能在学界普及、被探讨、被接受,一下子被问了这么多问题,其实他很高兴,非常认真地对我的问题一一做答。”  谢丹与朱礼君同学今年已经向格罗斯担任所长的物理研究所所在学校——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递交了物理“弦理论”方向硕士学位的攻读申请。两个小伙子一点也不认生,主动与“所长”攀谈起来,直至午餐时间,他们都勇敢地希望能够留一个好印象分,格罗斯教授对两位同学表示了鼓励和支持,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要非常聪明,非常勤奋,还要能够跟得上我的节奏。这些也是我招收徒弟的惟一标准。”格罗斯教授开出了浙江学子能投身其门下为徒的条件。“成为我的徒弟要解决一些难题。”格罗斯教授顽皮地吐吐舌头,笑着说:“通常我给的问题都会很难的。”他说,他会带他未来的徒弟到国外授课。  (本报记者 杨影 洪慧敏/文 程瑞鑫/摄) 2005-2-24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北大两先生毛遂自荐 希望献身格罗丝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