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张江在泰州锻造了什么拳头产品

一种被称作“艾拉”的新药是怎样脱颖而出的?细读复旦张江的报道,人们发现,这正是产学研联盟发挥巨大威力的结果。产学研互相脱节,科研队伍游离于产业之外,科技成果转化率低,这是长期来制约我国科技在经济增长中发挥关键作用的一个死结。解开这个死结,不但要支持有条件的企业承担国家研究开发任务,主持或参与重大科技攻关,还必须大力推进产学研相结合,鼓励和支持企业同科研院所、高等院校联合建立研究开发机构、产业技术联盟等技术创新组织。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关键是强化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这是《规划纲要》反复强调的重要方针,也是我们推进科教兴市主战略的重要内容。只要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像复旦张江那样自觉追求产学研的良性互动,不断提升创新能力、拓展创新成果、增加创新产出的前景是完全可以期待的。今秋,一种名叫“艾拉”的上海新药将在全国上市。其实,“艾拉”的化学成分“盐酸氨酮戊酸”曾是国外一个用于治疗光角化病的老药,此次“重新”上市,是因为它的适应症变成了尖锐湿疣,一种很难根治的性病。从光角化病到尖锐湿疣,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赋予了“艾拉”第二次生命。出人意料的是,这样一个二次创新,居然是公司研发部门从一次与临床医生的谈话中聊出来的。原来,在复旦张江,无论是管理层还是技术骨干,都有交朋友的习惯。从临床医生到大学教授,从研究员到药品销售,都是或公或私的好朋友。没事儿一起探讨一下技术,或是定期到实验室走走,时间一长,这样的交友习惯反倒成了一种独特的研发模式。由于HIV病毒不断产生的耐药性,每隔四五年,科学家不得不为鸡尾酒疗法更换一次配方。为从根本上解决这种疲于应对的尴尬,1997年,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中科院院士裴钢与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研究员马大为合作,开始在细胞模型上筛选抗艾新药。五年后,“CCR-5拮抗剂”从成百上千个化合物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家著名学术杂志上一篇影响因子颇高的论文。作为科研“国家队”,两个实验室不得不把更多精力放在药物作用机理的探索上,“CCR-5拮抗剂”就此在实验室里“存放”了一年。直到复旦张江的一次定期拜访,三方合作开发的意向才一拍即合。那时,合成几毫克“CCR-5拮抗剂”需要20个步骤,这样的效率和规模根本无法做动物试验。为此,复旦张江与中科院专门成立上海靶点药物公司,花了两年时间对实验室里的合成方法进行重新优化,把合成步骤缩短到9步,将产量放大到公斤级。短短三年,“CCR-5拮抗剂”走完了所有临床前研究。出于其诱人的市场前景,美国一家公司有意高价受让这一具有国际专利的新药项目。在复旦张江,来自科研一线的论文、发现正一点一滴地转化成公司持续创新的养料。创业十年,依靠到实验室的定期走访或是与一线专家的频繁交流,复旦张江一共“访”出了10余个新药,占公司19个新药研发项目的一半以上。那年,公司欲开发光动力药物。研究人员在资料挖掘中,检索到著名光动力药物专家、第二军医大学教授许德余的若干研究成果,随即慕名而去。20多年来,许德余一直致力于光动力药物的研究,不仅经验丰富,手里还握有一堆有待开发的宝藏。一番深谈,复旦张江决定组建光动力研究所,对老教授手中的一组已发现药用价值的光敏剂进行二次开发。六年攻关,复旦张江终于从许德余的宝藏中挖掘出两个一类新药——“海姆泊芬”和“多替泊芬”,前者能彻底根除鲜红斑痣,且不留疤痕,后者则能有的放矢地杀死肠癌、食道癌等腔道型肿瘤。事实上,凭借灵敏的技术嗅觉和敏锐的市场眼光,复旦张江已经在产学研的良性互动中,构筑起一条完整的新药开发链条。在新药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每个环节,都有复旦张江与大学、研究所、医院的兴趣交集,甚至连一批尚在海外深造的留学生都不同程度地融入了它的研发体系,而公司也由此成为一个持续产出的创新系统。按国际通行的说法,新药研发的成功率约为1/5000。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创新,复旦张江成了新药研发领域中的“神枪手”。公司在研的19个新药,一大半已经成功进入临床或完成临床试验,研发效率和成功率得以大大提高。正因如此,复旦张江的不少项目,一立项就被股东提前预定了。

我们多一分探索,人类多一分健康-复旦张江来自goodbyeyt的原创专栏

复旦张江在泰州打造的拳头产品海姆泊芬有何神奇之处?

17年即将过去,作为一个投资小白,总结一下复旦张江。17年被一个研发理念为*我们多一分探索,人类多一分健康的*复旦张江所吸引。复旦张江这一年也发生了很多大事。海姆泊芬的推广,跟泰凌合作终止。我觉得未来复旦张江的关注点有以下几个: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海姆泊芬未来两年能否爆发;里葆多收回过后能否重振雄风?海外上市何时落地?;继续扩大艾拉适应症,艾拉未来能否保持两位数增长。研发管线的药在18年能否持续推进?仰望星空的药物能否有一两个落地?德美连诊何时开始盈利?

近日,因公开打响奔赴科创板的第一枪,港股上市公司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复旦张江”,01349.HK)在医药圈受到广泛瞩目。

1.海姆泊芬未来两年的爆发。

此前复旦张江发布公告,经董事会会议决议,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2亿股A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交易。此次A股发行筹集的所得款项将分别用于海姆泊芬美国注册项目、生物医药创新研发持续发展项目以及收购泰州复旦张江药业有限公司少数股权项目,预计使用募集资金投资总额约6.5亿元。

疗效:鲜红斑痣的治疗是一个世界难题。在海姆泊芬出现之前,基本都采用脉冲染料激光和老药。脉冲染料激光只针对小面积的鲜红斑痣,而且治愈率极低。老药也是一种光动力,但本来是治疗肿瘤的,目前只有301医院使用。在患者眼里目前光动力是治疗鲜红斑痣最好疗法。海姆泊芬对于大面积的鲜红斑痣不管是在疗效和经济型上都占据很大的优势。

10日,在泰州医药高新区召开的“媒体开放日”中,泰州复旦张江药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宇接受采访时表示,做创新型的医药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抓住哪怕一个确实利好的产品,尽管市场可能不会很大,但凭借创新可以享有完全自主的定价权。

推广:2017年是海姆泊芬的推广期,海姆泊芬的推广不同于传统药物的推广,而是采用互联网的模式来让患者知道海姆泊芬光动力。目前,复旦张江已经组建了各个省患者和医生的微信群和QQ群,另外在微博、百度的鲜红斑痣吧里做推广。

他表示,作为中小型企业就一定要有明确甚至单一的战略方向,复旦张江的定位就是要去做当下临床存在缺失的新药。

明年的海姆泊芬推广关注点有以下几个:

历经10多年的研发,泰州复旦张江药业有限公司研发生产出了一类新药“注射用海姆泊芬”。该药是全球第一个针对鲜红斑痣的药物,是2016年全国获得生产批件的两个1.1类新药之一,也是江苏省2016年唯一获得生产批件的1.1新药,该产品于2017年1月上市销售。

医院开拓的数量。目前全国开展海姆泊芬光动力治疗的医院有33所,明年计划拓展到50-60所。现在还有山东和福建等省没有开展海姆泊芬光动力。主要牵涉到药品不进医院,需要和医院谈判,另外医生的培训也是个问题。

陈宇说,鲜红斑痣是一种常见先天性皮肤病,它可以发生在身体上的任何部位,多发于面部及颈部,新生儿的发病率高达千分之三。国际上一直没有针对这一疾病的特效药,目前的治疗手段主要是激光手术,但效果不佳。而光动力新药“注射用海姆泊芬”,是通过静脉注射再配合相关设备对鲜红斑痣进行治疗,治疗效果显着。

17年治疗的患者大概率会进行第二次、第三次的治疗。鲜红斑痣的特点是患者容易抱团成群,互相咨询治疗方法,所以新药的口碑宣传对于未来两年的销售促进会很大。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陈宇提到,鲜红斑痣这种疾病还未纳入医保目录,治疗费完全由病人自理。该病的发病率较低,市场也并不大,大多数企业不愿做这样的尝试,但考虑到临床需要,公司还是积极主动地进行研发。

预期差。大家认为海姆泊芬的适应症鲜红斑痣的治疗人群会很少,基于我的草根调研,发现在儿童中,在患者家长知情的情况下,基本都会采用海姆泊芬。在成人治疗中,制约治疗的有两大因素,第一个是经济因素。海姆泊芬是按照体重收费,明年一般成人的药费就是15000-20000,外加上5000元左右的治疗费用,成人一次的治疗费用约为20000-25000,并不便宜。第二是因为时间因素,海姆泊芬光动力治疗过后要避光两周,所以很多成人抽不开时间,也只能等放假了再治疗。所以预计过年这段时间是一个治疗的高峰期,明年上半年的报表应该会好看点。

据泰州电视台报道,陈宇称,在全球范围内这是一个创新产品,目前定价是4980元一支。

海姆泊芬上半年治疗了400个患者,全年差不多治疗3000个患者,今年预估销售额在3000-4000万。明年海姆泊芬的销售额预计能达到1.5亿左右,主要基于a)今年医院的铺设是一个逐渐增长的过程;b)目前部分医院一个星期只用半天来开展手术,预计治疗时间会慢慢增加。另外,儿童治疗年龄也会逐渐降低,目前只有几所医院允许对一岁以上婴儿进行治疗。但是随着海姆泊芬治疗的病理越来越多,下半年部分医院的治疗年龄有下降的趋势。c)海姆泊芬的宣传也主要是今年下半年开始;d)治疗的患者明年要进行二次或者第三次治疗,患者基数在不断累积。

与此同时,泰州复旦张江还有一批在研药品,根据产品的上市时间和种类,公司将分期建造口服制剂、大输液及抗肿瘤等生产线,逐步发展成为集多种剂型、多种规格为一体、以创新产品为主的现代化药品生产制造基地。

明年预计海姆泊芬的1.5亿销售是基于以下假设:假设一个人平均用4只药,则每个患者的药费为20000,18年对应7500个患者。相对于100万人存量的鲜红斑痣患者,连1%的渗透率都不到。海姆泊芬的未来并不悲观,平摊到10年,我觉得每年2-3亿的收入规模还是容易达到的。

2007年,复旦张江以无形资产作价4000万元及现金2000万元,于江苏泰州市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泰州复旦张江药业,注册资本6000万元。这一决定是由于集团公司的土地面积有限,限制了新产品的发展,故将生产线迁至泰州,并于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园内购置土地建设厂房。

净利率:大家都预期海姆泊芬的净利率只有20%,我觉得海姆泊芬明年的净利率能达到40%,因为1)海姆泊芬的销售不在医院,患者直接跟药房拿药,药房冷链直接送到医院,所以应该不存在给医院的返利。这一块的配送成本大约为5%-8%。其他的成本就是销售成本、制造成本了。海姆泊芬的销售成本应该很低,销售人员就只有10几个人,原因在于鲜红斑痣不需要下放到基层的每一个医院,一个省几个医院就够了,患者会自动搜索而就近治疗。一个人负责一个片区,所以销售成本应该很低。另外海姆泊芬是复旦张江的增量产品,平摊的成本也不高。如果上面几个假设都实现:1.5*40%=0.6亿。当然保守点5000万的目标更容易达到。

据了解,泰州复旦张江药业有限公司是上海复旦张江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在泰州设立的产业化基地,定位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疗效的产品。

目前国内临床4期正在进行,海姆泊芬海外上市也慢慢提上日程了。海姆泊芬海外的上市如果成功,这又是一个里程碑事件了。海姆泊芬光动力目前是全球治疗鲜红斑痣最好的方法。这个药要是卖到老美,我相信10000美元一支也不过分。当然海外的这个事情还要很长时间。

复旦张江创立于1996年11月,主要从事研究、开发及出售自行开发的生物医药知识,为客户提供合约制研究,制造及出售医疗产品。2002年,复旦张江在港交所创业板上市,并在2013年转至港股主板,当前市值已接近70亿港元。财报显示,2018年,复旦张江的营收为7.4亿元,同比上升49%。其中,公司经营利润达到1.5亿元,与2017年相比上升高达98%,每股收益有0.16元。

2.里葆多的未来。

作为一家创新驱动的企业,复旦张江在2018年的研发费用达1.14亿港元,占营收的15%,比2017年的22%略有下降。

自建销售团队过后,悬在复旦张江上的乌云散去了一半,另一半就是大家对于复旦张江自己的销售团队给不给力的担忧了。根据草根调研,公司对于里葆多成立了自己的销售公司,公司占股60%,销售团队占股40%。相当于把以前给泰凌的钱拿回来,然后养自己的销售团队。既养活了公司自己的肿瘤药销售团队,也对销售团队做足了激励。在跟销售人员的沟通中发现,里葆多团队的组建在公告前就已提上日程,销售人员对于销售权收回过后的里葆多表示更乐观,泰凌毕竟是外人,自己做才有可能打败石药这样的虎狼之师。

目前,复旦张江在基因技术、光动力药物技术、纳米技术和口服固体制剂技术平台的药物开发上已有建树,同时开拓分子靶向、免疫治疗等领域。2018年,其在创新药物的研发数量上有所缩减,药物开发更集中在肿瘤、皮肤和自身免疫等疾病领域。

另外里葆多海外注册已经提了好久,目前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从公司半年报中看出里葆多正在于FDA进行沟通陪你过,后面还要拿到FDA的GMP认证。还有最后两里路,没办法,等吧。

3.继续扩大艾拉适应症。

艾拉这个品种正在逐步扩大适应症,痤疮和宫颈癌前病变,都是很大的市场。HPV感染的宫颈癌前病变的临床二期新适应症从17年1月开始招募,60个患者目前招募还没完成,没办法,在患者没有患癌之前都不愿当试验品。好消息是这个适应症招募完成后,出数据的时间才24周。期望在2020年新适应症能批下来吧。

2016年艾拉销量增速为21%,只不过因为降价原因,收入增速在13%,随着艾拉在治疗尖锐湿疣上渗透率的逐步提升,预期艾拉还是每年保持低位两位数的增长。

4.研发管线的持续推进。

两款biosimilar,但是好像大家现在都看不上biosimilar,感觉竞争激烈投入大(都要临床,生物仿制也要临床试验,基本都是新药标准了),但也要思考为什么竞争激烈啊?市场大呗,看看全球销售额前十大药物榜单,7个单抗。。。。

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 1

FC融合蛋白:有望成为自身免疫病的me-better产品,跟依那西普头对头(Enbrel也就是排名第二的那个),国内对标三生的益赛普,16年三生卖了9亿。主要是治疗自身免疫病的药物,目前还在临床一期,搞出来就牛逼了。

biosimilar:AvastinVGFR靶点,肺癌、乳腺癌等):已经获得临床批件,对于这个药物我是不太看好的,竞争太激烈了。而且研发进度远远落后于其他药厂,有点难。感觉这个药是为了迎合资本市场,复旦张江才在me-too类药物上开始投入,但是又不想做简单的me-too,所以就搞这个了。

光动力肿瘤药物多替泊芬:光动力的又一重磅品种。目前胆管癌和膀胱癌的二期临床正在进行,胆管癌的二期应该快点。多替泊芬主要针对不能手术切除的胆管癌患者,而绝大多数不能手术切除的胆管癌患者往往在1年内死亡,预后极差。二期试验的评价指标也是OS,今年5月首例患者入组。这个最快也要到2020年上市了。我对多替泊芬这个药还是蛮有信心的。

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 2

膀胱癌的适应症9月开始招募,而且揭盲期也较长。这个适应症上市应该晚于胆管癌两年。

甲狀旁腺激素:治療骨质疏松症的重組人已完成临床I期研究,骨质松散在国外是一个大病种,国内患者意识还没养成,一般是等摔伤骨折了才知道是这个原因导致的。

5.仰望星空的药物能否有一两个落地。

治疗肿瘤的CD30抗体交联药物:(十二五创新药重大专项)正在进行临床前研究。ADC类药物,搞出来就是重磅。

Wnt信号通路的肿瘤免疫治疗:Wnt这个靶点未来绝对是一个重磅靶点。刚看到nature的一篇文章,里面就介绍了化疗在让癌细胞衰老凋亡的过程中会激活肿瘤干细胞,以前1000个癌细胞可发展成一个实体瘤,化疗过后有可能100个癌细胞就成实体了,主要就是在癌细胞凋零过程中激活了Wnt通路。要是搞定了这个靶点,一些肿瘤治疗的方法功效将大幅提升,总之前途大大的。

Notch信号通路和Hippo信号通路中的Jagged抗体聊:用于肝癌治疗。

白蛋白紫杉醇:重磅品种,但是还处于临床前研究。这个药有石药和恒瑞的竞争,不过这两家的药也还没出来,目前主要是新基在卖。另外还有绿叶的紫杉醇脂质体竞争,一个字难。

一句话总结,仰望星空的药出来一个都是重磅,但是能不能成功就看公司的能力了。

6.德美连诊何时开始盈利?。

德美连诊:今年新开4家,目前一共开了9家了。北京首都机场分院、北京国贸分院、北京黄寺分院、中关村分院、北京望京分院、重庆渝中分院、深圳福田分院、郑州金水分院、长沙岳麓分院。目前正在投入,这个占股50%左右,德美跟别的医美品牌不同的是医生,德美的医生基本都是来自三甲医院,患者更放心。另外德美跟复旦张江的光动力是有重合的,艾拉在治疗痤疮、和嫩肤上都有应用。

澳门新葡亰网站注册 3

总结:17年受里葆多拖累,利润增速目测还是维持个位数。明年有海姆泊芬5000万的增量,里葆多收回来过后会有一定的增长,艾拉保持低位两位数增长。2018年预计复旦张江的利润为2亿,重新恢复30%以上的增长。目前35亿左右人民币的市值,18年对应的PE为17.5倍。我们拆分来看,把目前的三款药当成一个普通制造业来估值,每年维持15%-20%的增长,给17.5倍估值不过分吧。然后管线中的药都白送给投资者,这个便宜我反正是要了。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复旦张江在这两年正在慢慢补生产和销售的短板,生产这一快泰州复旦已经建好,海姆泊芬就是自己的工厂生产的;销售这块未来有两条线,光动力和肿瘤线。要想成为一个市值上百亿、上千亿的药企,这两块我觉得是必须得补齐的。

踏实的管理层、最好的行业、最牛逼的技术、地位的价格,这不就是巴老说的那种可以拿10年的标的吗?$复旦张江$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复旦张江在泰州锻造了什么拳头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