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8岁教到70岁 北大博导一家五代出了50多个教书

一个大家庭,祖孙五代,50余人与教育结下不解之缘。

一边是家长无视孩子的学习能力,扎堆把孩子塞进名校,一边是名校学位严重紧张,这种人为的怪现象导致教育均衡无法最终实现。“长沙的小学现在通过托管、新建等方式有效缓解择校问题,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力求3至5年缓解城区学生初中择校入学的矛盾。”长沙市教育局新闻发言人、副局长王建华接受本报专访时表态。

新华社长沙9月9日电无论战乱时期还是和平年代,无论清贫还是富足,是方家人,就想当老师。

91岁的易家襄老人,曾是长沙市一中一名普通教师,但他的家庭绝不平凡,从19世纪开始,“教师”这个神圣职业的光环始终没有离开过这个家庭。昨日,记者慕名寻访,清水塘附近居民都说:“要寻找教育世家,易老师一家最合格了。”

本报记者沈颢 长沙报道

从教育家方克刚开始,百年来,方家一门四代20人从教。“非学无以立身,非教无以立国。”传承,让这句话更隽永。

曾伯祖父是清朝教育改革家郭嵩焘

  继续新建

他倾其所有、毁家兴学,一生任20余所学校校长、校董

昨日上午,当记者踏入易家襄老人家中,恰好碰上易老的两个学生前来祝贺教师节。凑巧的是,两位如今已经双鬓斑白的学生中,曾仲德曾是长沙市一中的副校长,刘俊明曾任市委党校校长,再加上易老的老伴郭道光老人,以及曾在长沙市第15中学任教的女儿易扬仑,这就是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聚会”。

一批优质公办初中

“我们要在危难中,以大无畏的精神,做到‘先生教好、学生学好’……将来好去雪耻报国,驱逐日本鬼子,收复我们的失地!”

“我的岳父就是我的姑父,所以我家和我老伴郭道光家可以看作是一家。”从老人的祖辈到孙辈,易家襄老人说这个大家庭中从事教育工作的不少于50人。他们遍布全国各地,有中小学、幼儿园教师,也有大学教授。

“进不了好小学,就进不了好中学,继而进不了好大学,孩子这辈子就完了。”可名校就那么几所,学生却是成千上万,这样一来,择校现象无从避免。

抗战时期,湘北会战等战事失利,在妙高峰中学操场上,一位校长坚定地对慌乱奔走的学生们呐喊,人群安静下来。

郭道光老人的曾伯祖父是清代第一位驻外使节(驻英公使)、教育改革家郭嵩焘。父亲郭德垂,是长沙当年著名的化学老师,被誉为“郭化学”。弟弟郭道晖,是北京大学法理学博导,当代中国法学名家。

王建华说,现阶段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择校问题,只能逐步缓解矛盾。首先是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从硬件上确保校际间实现均衡。其次实行对口帮扶,优质资源的学校帮扶薄弱学校。

校长名叫方克刚,在学校经费锐减时,他曾四处奔走筹募,并将其父经商的积蓄捐出,留下“毁家兴学”的佳话。他筹划建立了对外开放、全国闻名的南轩图书馆。抗战期间,南轩图书馆随校辗转迁徙,但仍对外开放,借阅不辍。

而易家襄老人的教师情结,始于大伯父易克臬。他是易家第一代教师,清朝毕业于北京译学馆,民国时曾任湖南教育司司长、北京教育部高教司司长。

针对小学择校,市教育局在近几年采取了托管、新建等方法,大大拓展了优质教育资源,小学择校问题得到了明显的缓解。

除妙高峰中学外,方克刚一生曾出任明德中学、湘雅医学院、枫林中学、幼幼小学等二十多所学校的校董。

从18岁教到70岁

针对初中择校问题,王建华告诉记者,择校实质上是经济、社会发展在教育中的综合反映,要彻底改变,绝非仅仅是教育行政部门的事,而是我们整个社会的责任。不过长沙市将继续新建一批优质公办初中,比方说同时通过名校资源注入等方式,新建了长郡双语学校、北雅中学、师大附中博才实验学校、芙蓉中学。另外还将利用名校优质资源托管一批学校的方法,力求在3-5年时间内有效缓解城区学生初中择校入学的矛盾。

如今,前身为妙高峰中学的长沙市第十一中学,校园里仍有一块巨大的石碑,篆刻着方克刚的名言,也是方家家训——

幼年时期的易老,生活在上海,湘籍知名人士章士钊等是家里的座上宾。抗战爆发后,父亲回到长沙。1934年,18岁的易家襄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湖南省立第一中学(现长沙市一中)。因为交不起学费,他被迫到乡下教书攒学费。一年后,易家襄再次考上了这所著名的中学。1949年9月,易家襄回到一中担任政治、历史教员,一直干到70岁退休。

优秀教师必须到薄弱学校任教一年

“非学无以立身,非教无以立国。”

郭道光老师则是一辈子从事小学教育。从1941年起就在文庙坪小学、铜铺街小学等任教,解放后还任过当时的长沙市西区文教卫生科长、湘江师范副校长。

基础教育均衡发展还有一个难点,就是如何处理示范性中学发展与教育均衡发展的关系,长沙市最近几年的一项政策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我们鼓励省级示范性学校的老师到薄弱学校去任教,规定省级示范性中学教师评定职称,必须到薄弱学校任教一年以上。”王建华说,示范性中学教师因为各种原因,很少主动去薄弱学校任教,这条规定出台后,教师的校际流动大大增强了,达到了示范性中学和普通中学优质师资的均衡发展。

她和哥哥资助了上百学生,却说与父亲比“我们做得还不够”

后辈接过教育接力棒

对于校际间如何实现基础教育均衡发展,长沙市教育局局长彭新曾经表示,2012年长沙将全部建成合格学校,校际间的差距将越来越小,教育经费、校舍、教学设备和教师配置都将达到合理的均衡水平。

84岁的老党员方骥姝,直到去年还在为学生答疑解惑。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易老的儿子易扬中、女儿易扬仑、外甥杨益、孙女易奕也不约而同成为了教师。

  家长盲目攀比,造成名校资源短缺

她是方克刚最小的女儿。父亲去世时,她才10岁,可家训牢牢记在她心里。1957年,方骥姝进入长沙农业学校任教。

易扬仑说,是父母两人做出了表率,让她从小就觉得教育是一项伟大的事业。2000年,易扬中的女儿易奕从苏州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毕业,又回到长沙,在湖南师范大学教书。

王建华认为在长沙实现均衡教育的难题有两个,一是长沙优质初中短缺,学生择校问题严重。最让王建华头疼的其实是第二个问题,目前家长对教育资源盲目攀比,对孩子的教育缺乏应有的理性。“家长个个想要孩子进最好的学校,削尖脑袋进了最好的学校,又要进最好的班,进了最好的班,还要求配备最好的老师,完全不去考虑自己家的孩子学习能力有多少,是不是真的适合呆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如何转变这些家长的思想观念,让他们帮孩子选择合理的学校,是最让人头疼的。

方骥姝和丈夫罗海亮育有一子一女。几年前,罗海亮去世了。她有个微信群,里面12名学生,年龄最大的81岁,最小的29岁,“老头子走后,这十二个学生说,他们要‘管着我’,每个星期都来看我,买米买油,送药送菜。”

如今,易家襄老人家中仍是略显简陋,没有豪华家具、昂贵家电的影子,最显眼的摆设都是学生们送来的字画。“教师是清贫的,又是最富裕的,因为有很多学生会把老师的音容相貌印在心中。”易扬仑的话,代表了这个教育世家全体成员的心声。(潇湘晨报记者 张莹 实习生 张祥) 

王建华说,他理想中的长沙基础教育是:学生全面发展,学校特色发展,教育和谐发展。“一旦真的实现了这个目标,教育自然也发展均衡了。”

这些学生,大多在求学时受到方骥姝夫妇的资助,为他们贴补学费、伙食费、回家的路费……当年,一些家境困难的学生在食堂只买米饭,端到方老师家,老两口就炒一大盘自己种的菜,和学生一起吃。“我和老头子吃饭都站后面,前面围了一圈学生。”方骥姝笑着回忆。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这样的“师生饭”持续了二十多年。有学生统计,曾有百余名家境困难的孩子接受过他们的帮助。“我二哥资助的学生比我多。可与父亲比,我们做得还不够。”方骥姝说。

方骥姝的二哥方龙伯,生前是湖南师大附中的中学英语特级教师,曾获评全国教育系统优秀教师,是部级劳模。

“方老从来没有真正退休过。直到生命的最后,他还心心念念着学生。”湖南师大附中高中英语教师李江平回忆,方龙伯会搬一把椅子坐在教室后面听课,再把教学经验向当时年轻的她倾囊相授。“学生都爱他,他更爱学生。”李江平说,“我们应当学习方老,全身心地投入到教育事业中。”

方克刚与夫人共育三子两女,除一位女儿17岁参加革命外,三子一女从教,其中二子方龙伯、三子方麟侣及配偶、五女方骥姝及配偶,一生从教。

他弃工从教,23年后,儿子与他做了同样的选择

“父亲对我最深刻的影响,就是要读好书,教好书。”70岁的方叔衡,父亲是方克刚的长子方罗山,方罗山也曾在妙高峰中学任教。

1975年,在钢铁厂生产车间担任技术工人的方叔衡,听说厂里建了子弟学校,主动报名成为一名物理老师。

“当时工人职业比较吃香。但祖父倾家荡产都要把学校办好,我们一家都有这个情结。”方叔衡还有一些同辈人多年从教,“我们从祖父和父亲身上学到,教育来不得半点虚假。”

23年后,二十出头的方汞和父亲做了同样的选择,从轧钢一线投身到教育事业中。在学校,他结识了同为教师的妻子何思佳。多年来,夫妻俩数次获优秀党员、先进个人和教学业务荣誉。

“父亲对我们只有两个要求,一是不要误人子弟;二是不给学生添任何麻烦。”方汞和妻子分别在湖南娄底市第六小学和第八小学任教。

被问起当教师什么时候最幸福?夫妻俩不约而同说出自己的“小确幸”——走在路上,有学生走上来热情地喊“老师好”。

方汞家的书房堆满了备课本、参考书,墙上挂着一幅字,写着“非学无以立身,非教无以立国。”

12岁的方人可站在这幅字下,和父母一起翻开了满是黑白老照片的相册。方汞指着一张照片告诉她:“墙上这句话,是爸爸的太爷爷说的。”

方人可看着老照片,轻声而坚定地说:“我的理想,就是长大后和你们一样,当老师。”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从18岁教到70岁 北大博导一家五代出了50多个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