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研究生骑行49天穿越10省 写3万寻访笔记

7月12日,他从上海出发,骑行10省市,沿路寻访东、中、西部农村;49天后,他带着3万字寻访笔记回到学校。

一辆自行车 一顶帐篷就上路

  不过,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感冒。

今年6月,段永杰就开始谋划,但计划改了很多遍,始终不满意,“坐飞机到城市,再坐汽车到农村,像在赶路,太浪费钱,不能真正走进农村。”

段永杰长了张国字脸,中等身材。他在西南大学读研[微博]二,26岁,曾在北京工作,去年才考的研,专业是新闻学。

图片 1

印了10件T恤当敲门砖

费用:每天有预算,花完了就求助乡亲

  人物简介

写下三万字寻访笔记

8月30号,段永杰回到重庆,出发时带的1000多块钱还剩了60多块,“出发时就定了量,每天的预算在40块钱左右,一路上主要以干粮充饥,花费最多的是买水。”

  1990年,丁涛从安徽老家骑车到上海看朋友,用3天1夜,走完850公里的路程。

“这次骑行,既是对中国乡村的好奇,又是对自己的一次挑战磨炼。”段永杰说。

“走之前的想法是,从最发达的上海出发,一路向西,深入到祖国腹地,看看东西部的新农村建设到底有什么不同。”段永杰说本来他开学读研二,也没有什么课程,所以原计划是从上海一直骑到青海,但是中途接到导师电话需要他返校,他这才取消后面的行程,直接回了重庆,“准备下个假期把后面半程完成。”

  “我睡过地坑、厕所、羊圈、桥洞,大部分时候,都是随便找个地方,铺一层塑料胶纸就躺下。”丁涛说,曾有一次骑到神仙湾——“喀喇昆仑钢铁哨卡”附近,温度特别低,席地而睡的他,冻得完全缩成一团。

回校后,段永杰就病了。3000多公里骑行,两只脚的脚踝都肿了起来,他只能天天在宿舍熬药喝。

段永杰穿的黄色T恤上,正面印着一个LOGO:“三农行,基层行”,本以为是三下乡发的文化衫,段永杰一笑,摇摇头说:“这是我自己设计的,我一共印了10件,就在我们学校校门外面,20块钱一件。”他这一路穿的都是这一“件”衣服。

  “不是因为苦或者累流眼泪,而是看到一些壮观景象,抑制不住。”丁涛说,当他望着珠穆朗玛峰,望着那些完全没有被破坏过的大自然,就会有想哭的冲动。

如今,段永杰已把这49天的调研写了一份简报,汇报给了学院老师。“一路上写下了近3万字笔记、心得;接下来,我要写一系列关于新农村建设、城镇化配套试点、进城务工农民生存情况等课题的论文,以一个普通传媒学子的视角和观察来写下我看到的农村。”段永杰说。(首席记者:谈露洁 记者:任君)

有一张照片是段永杰正在扎帐篷,背后是中国第一村的大牌坊,问他为啥在这里扎营,他说:“这背后就有一个摄像头,万一出了什么事能拍得下来。出门在外,安全还是第一,走之前我还是买了一份保险。”

  “不知道别人骑行川藏线要多久,我只是要打破自己的纪录。”丁涛笑着说,这次,他肯定能成功。

图片 2段永杰向记者讲诉他的经历

照片中抵达华西村、长江村这些名村的时间都是晚上,“今年各地都是高温,所以我只能选择傍晚、夜间行动,白天就在村庄里采访,或是到村民家歇凉。”国道 省道 乡村小路都是段永杰的重要通道,因为多是晚上赶路,没有伴儿,他心里也免不了有些虚,“我经常一路大声唱歌,消遣又壮胆。”(当然,为了安全着想,不到万不得已,走夜路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

  “第一次骑这么远,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下车时,全身都僵硬了。”丁涛回忆,当时心里并不觉得累,反而特有成就感。

7月10日,在上海参加完一个传媒论坛后,段永杰在当地花2000元买了单车、帐篷、导航仪和一堆干粮,于12日直接从上海交通大学[微博](微博)启程出发—为了迫使自己省吃俭用、接受更大的挑战,临行前,他把银行卡寄给了在老家的姐姐,身上只留下不到2000元现金。

走了这一路,段永杰构想的课题“新媒体语境下中国东中西农村的文化传播”也有了些眉目,昨天见到他的时候,他刚开完会,急匆匆的,能看到T恤被汗给浸湿了一块。

  “早上没吃饭,骑了50多公里,差点休克。”丁涛说,只要一骑上自行车,仿佛就有用不完的劲,什么不开心的事都抛到了脑后。

除了农村,根据线路,他还顺便走访了上海汽车集团、海澜之家服饰有限公司、阿里巴巴[微博]网络公司等企业。

大约40天时间,段永杰经过了浙江、江苏、安徽、河北、河南、山西、陕西、四川、重庆等10个省市,按照之前规划出来的路线,走入了20多个有名的新农村,还有一堆没有名气的村庄,实现了他看看从东到西的新农村建设。

  骑上自行车穿越东南西北

49天骑行,段永杰总结了“三最”:最害怕的是骑夜路,最弄不懂的是五花八门的方言,最窘的是找不到地方洗澡。

西南大学操场边,一辆山地车停在我们面前,骑车的男孩穿着黄色T恤,戴着棒球帽,猫着腰探头下来,对着我们的车里说道:“老师,你好,我是段永杰。”

  渐渐地,远距离骑行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出发前,他特意把印着西南大学字样的T恤队服拿出来“复印”了10件。“穿着这身衣服,人家就知道我是大学生,再加上学院开的介绍信,自然不会拒绝我的调研了。”

段永杰生存小贴士

  丁涛环骑中国,总是一个人默默享受“在路上”的感觉。

今夏,全国天气普遍炎热。白天骑车怕身体不支,他尽量在傍晚出发,一直骑到半夜,再扎帐篷休息。“有时候连骑十几公里,两边全是玉米地,一个人都没有,后面还有野狗跟着追,心里怕极了,只能一边骑车,一边大声唱歌壮胆。”尤其是从安徽蚌埠骑到凤阳小岗村这段路,他通宵赶路,从傍晚6点骑到第二天上午11点。

这一趟对段永杰来说除了想做课题研究外,社会实践锻炼也是重要目的之一,“我想看看自己有没有生存能力”,说着段永杰把他在骑行途中的照片翻了出来。

  除了有超强的忍耐力,这个“独行侠”还有一个特殊的本领:走夜路。

思考了一个月,他终于想出了最终方案:骑单车去逛农村!

记者 郭璟 摄影 胡健

  丁涛,41岁,来自安徽临泉长官镇农村,曾3次环骑中国。为迎接2008年奥运,他创造了92天环骑中国行程21542公里的纪录。

段永杰要重点走访的,都是全国经济总量百强村和华夏名村,比如江苏江阴华西村、长江村,南京锁石村,浙江杭州航民村,安徽小岗村等。沿途经历的其他小村庄,段永杰也要走进去看一看。

“如果当天预算花完了,我就会去找村民,他们特别淳朴,还给弄好吃的。”段永杰说。

  这样的速度与耐力,被圈内人称作“机器人”。

8月30日,段永杰终于骑回重庆,最后一站是沙坪坝区上桥村。摸摸钱包,只剩下了60元。

当月中旬,段永杰到了上海,参加完一星期左右的培训后,他在上海买了一辆自行车和一顶帐篷,把银行卡交给姐姐,带上1000多块钱,背着旅行包,这就出发了。

  2005年10月31日,他第一次环骑中国,历时1年多。

跨越省市太多,方言五花八门,有时候两个村子说的方言都不一样。段永杰的经验是:找会说普通话的年轻人或小孩来当翻译,把老村民的话翻译给他听。

想看看从东到西的新农村建设

  在此之前,他从上海骑到青岛,46小时内骑行850公里;紧接着,又从青岛骑回上海,52小时内骑行865公里。

一辆单车、一顶帐篷、10件T恤、2000元钱—就是这几件家当,让26岁的西南大学[微博]新闻传媒学院研究生段永杰过了一个难忘的暑假。

晚上赶路:大声唱歌壮胆

  偶尔想家自行车会一直骑

每到一个村子,段永杰还“假公济私”,他和村民聊着聊着,就提出在人家家里冲凉,再把衣服洗了;也有赶了一天路也找不到落脚地的,他就跳进江水里洗澡。“有时热得什么也吃不下,一天就只喝十几瓶矿泉水。”

走了那么多地方,段永杰说,对东部地区的新农村建设印象特别深刻,也觉得他们有很多经验可以传授,“到的地方,如果觉得不错,我就会呆上两三天,跟村民聊天,也会去找外来务工人员还有企业聊天,去深入了解这个村庄。”

  “偶尔会碰到狼,但那时不敢害怕。”丁涛说,要是眼神里露出一丁点畏惧,生命随时都可能有危险。

“我们一开始还想和他一起去骑,后来觉得吃不下那个苦。”室友田津舟说起段永杰时,很是佩服。“他做事踏实,喜欢思考,平时喜欢写新闻评论,一有时间就去调研。我们在课堂上学时,他已经走到社会里去了。”

千里迢迢骑行上学的事并不鲜见,但是段永杰的骑行是有主题的——一路体验和感受中国的新农村建设。

  环骑路上睡过厕所和羊圈

骑行路线是段永杰精心规划的:从上海出发,由东自西先后跨越浙江、江苏、安徽、河北、河南、山西、陕西、四川,最后抵达重庆,共计10个省市。

上个月底,他刚刚完成了一项在同学眼中有点“扯淡”的行程,从上海一路骑行回重庆。

  第一次远距离骑行,丁涛刚满15岁。夏日的一天早晨,跟家人怄气的他,骑着一辆二八大杠自行车出门了。

段永杰出生在河南农村,上初中时,他每天就要走十几里路去上学,身体好,又爱运动。有了这个底子,他开始规划骑行路线,合计3000公里路程—这个想法得到了父母和导师的大力支持。

扎帐篷:选择有摄像头的地方

  这么多年一个人骑车,像“机器人”一样的丁涛,其实也哭过几回。

最怕走夜路唱歌壮胆

这个主题跟他在学校里的“身份”有关。段永杰是研究生院学生会副主席,7月,他参加了三下乡活动,是以新农村建设为主要内容。亲自走了一圈,他感触颇多,也更坚定了那个“不靠谱”的骑行计划。

  在新疆、西藏一些荒无人烟的地方,一连好几天,都看不到一个人。

从上海到重庆跨10省市

图片 3西南大学[微博],段永杰独自从上海骑自行车回重庆沿途调研新农村建设,他觉得这段经历意义深刻

  “我不喜欢用手电,容易引来别人的注意,晚上不安全。”丁涛说,从小走夜路,练就了夜间双眼也能分辨路况的能力。“天地之间隐约有一条白线,跟着白线走,准没错。”

  被圈内人称作“机器人”的丁涛来成都了,带着他的宝贝自行车,还有一个重约10公斤的背包。5月1日早上6点,他将从成都成温立交桥计时出发,打算用10天穿越川藏南线,到达布达拉宫广场。在此之前,他骑遍4条进藏路线,其中川藏线最好的个人纪录是13天。

  “我总是心理暗示,不能感冒,不能生病。”丁涛说,这才是秘诀。

  “我喜欢简单生活,有时候骑车经过一大片青草地,我还会停下来睡上一觉。”丁涛说,在他心里,没有“追求房子、车子”的物质欲望,现在工作挣钱,只是为了赡养70多岁的父母,“对于自行车,我会一直骑下去。”

  “中国陆地上能去的地方,我都去过了。”丁涛说,在他心里,有一股劲,就想骑到尽头去看看。

  为此,他骑着自行车到过祖国东大门——东福山,最西到达帕米尔高原伊尔喀什坦口岸,最南到三亚鹿回头,最北到漠河北极村……

  不过,他并不是很念家的一个人,只有在“清晨看到缕缕炊烟,水牛被拴在田坎边”上的熟悉场景时,才会想家,想念在家能吃饱睡足的安定生活。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教育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26岁研究生骑行49天穿越10省 写3万寻访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