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中文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

  近年来,坦桑尼亚国内掀起了一股学习中文的热潮。图为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本土中文老师在指导学生学习汉语。

核心阅读

近日,由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以色列教育部主办,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承办的以色列首届中学生“汉语桥”中文比赛在特拉维夫举办,选出了优秀的选手代表以色列到中国参加总决赛。孔子学院的老师和志愿者对参赛选手进行了精心的辅导。

图片 1图片源于人民网

近日,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姆贝亚科技大学等四个考点同时举行了汉语水平考试,共有303名考生参加了一级至五级的考试。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坦桑尼亚参加汉语水平考试的考生人数达到976人,接近去年全年的总人数。近年来,坦桑尼亚国内掀起了一股学习中文的热潮。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出于对学习中文的热忱,对中华文化的向往,报名成为孔子课堂的学员。

图片 2

  核心阅读

了解中国文化成为当地人的新潮流

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院长李贞实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以色列“汉语桥”大学生中文比赛每年都举办过,但中学生比赛是首次在全以色列范围内举行。她说,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在驻以大使馆教育处的积极主导下与以色列教育部开展合作,积极开展汉语教学各项工作,创下了多个以色列“首次”,中学生中文比赛只是其中之一。

  近日,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姆贝亚科技大学等四个考点同时举行了汉语水平考试(HSK),共有303名考生参加了一级至五级的考试。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坦桑尼亚参加汉语水平考试的考生人数达到976人,接近去年全年的总人数。近年来,坦桑尼亚国内掀起了一股学习中文的热潮。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出于对学习中文的热忱,对中华文化的向往,报名成为孔子课堂的学员。

“平平仄仄平平仄,抑扬顿挫,入耳动心。汉语到底有多美?我想这样回答,看到乞力马扎罗,我们会说白雪皑皑;看到塞伦盖蒂,我们会说生机勃勃;看到桑给巴尔,我们会说碧海蓝天。汉语之美,美得像是一首歌,美得像是一幅画。”24岁的约瑟夫·古蒂是达累斯萨拉姆大学物理化学专业的大二学生,尽管学习汉语只有6个月时间,但他已经能用流畅的中文朗诵他在今年“汉语桥”比赛中获得第二名的作品《汉语之美》,他也因此获得了7月份去中国比赛的机会。

近年来,以色列“汉语热”和“中国热”不断升温。据了解,以色列教育部于2011年将中文列入中学教学内容,并于每年举办全国汉语考试,目前已经有多所大学和35所中小学开设了汉语课程,学习汉语的中小学生人数不断增长。

  了解中国文化成为当地人的新潮流

“汉字很漂亮,中文的语音语调都很动听。”古蒂回想起当初学习中文的情形说,以前他的家人和朋友都觉得学习中文会浪费时间,“我在‘汉语桥’获奖改变了他们的想法。学习中文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古蒂的中文名“古桥”是他的中国老师给取的,他说,“古”音同他的名字,而“桥”则象征着坦桑尼亚人民和中国人民历久弥坚的友谊。他希望成为一名传播中国文化、增进两国人民友谊的使者。

李贞实说,特大孔院在经过调查后发现以色列汉语教学大纲不统一、教材不一致,这会直接影响汉语教学的质量和系统性。为加快以色列中小学汉语推广,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根据以色列中小学的需求,组织精通汉语、希伯来语以及两国文化的中以语言专家进行中国国家汉办主干教材《快乐汉语》第二、三册希伯来语版的改编和翻译工作。这是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首次编译适用于以色列本土的汉语教材,全部翻译和改编工作预计将于今年年底之前完成。改编工作完成后,以色列的中小学生将用上真正的中希双语对照的汉语教材。

  “平平仄仄平平仄,抑扬顿挫,入耳动心。汉语到底有多美?我想这样回答,看到乞力马扎罗,我们会说白雪皑皑;看到塞伦盖蒂,我们会说生机勃勃;看到桑给巴尔,我们会说碧海蓝天。汉语之美,美得像是一首歌,美得像是一幅画。”24岁的约瑟夫·古蒂是达累斯萨拉姆大学物理化学专业的大二学生,尽管学习汉语只有6个月时间,但他已经能用流畅的中文朗诵他在今年“汉语桥”比赛中获得第二名的作品《汉语之美》,他也因此获得了7月份去中国比赛的机会。

“中文课真的很有意思!”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大三学生恩诺西·纳尚饶有兴致地说,“我学习中文已经有一年半了,起因是以前看了中国电影,从此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学习中文也一发不可收。”如今,纳尚有了自己的中文名叫孙天明,他希望自己在学习中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将来可以带父母去中国旅游。

另外,为了适应以色列迅速增长的汉语学习需求,提供优质的本土汉语师资,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与该校的教育学院合作开办了以色列首个中小学汉语师资培训项目。由孔子学院总部专职汉语教师、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公派教师包银辉参与教学工作。在以色列,这是孔子学院专职教师首次培训以中小学汉语教师,也是中国教师首次参与以色列官方培训项目。

  “汉字很漂亮,中文的语音语调都很动听。”古蒂回想起当初学习中文的情形说,以前他的家人和朋友都觉得学习中文会浪费时间,“我在‘汉语桥’获奖改变了他们的想法。学习中文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古蒂的中文名“古桥”是他的中国老师给取的,他说,“古”音同他的名字,而“桥”则象征着坦桑尼亚人民和中国人民历久弥坚的友谊。他希望成为一名传播中国文化、增进两国人民友谊的使者。

“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文化成为当地人的新潮流。”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刘岩对记者介绍说,在该孔子学院参加汉语水平考试的学生由原来的几个人到几十人,2016年接近500人,2017年是1100多人,而2018年上半年考生人数就已经达到976人。

图片 3

  “中文课真的很有意思!”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大三学生恩诺西·纳尚饶有兴致地说,“我学习中文已经有一年半了,起因是以前看了中国电影,从此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学习中文也一发不可收。”如今,纳尚有了自己的中文名叫孙天明,他希望自己在学习中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将来可以带父母去中国旅游。

“汉语已经进入坦桑尼亚的国民教育体系。”刘岩介绍说,“坦桑尼亚学制为4年初中、2年高中。现在大学层面设有中文专业,中学的初二和初四也都有汉语全国统一考试。中文已经被列为考试科目之一。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于2013年10月,目前已在大学、中学、小学设有22个教学点,其中12个位于大学,8所中学设立了中文课。”

  “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文化成为当地人的新潮流。”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刘岩对记者介绍说,在该孔子学院参加汉语水平考试的学生由原来的几个人到几十人,2016年接近500人,2017年是1100多人,而2018年上半年考生人数就已经达到976人。

培养本土教师助力解决师资不足问题

  “汉语已经进入坦桑尼亚的国民教育体系。”刘岩介绍说,“坦桑尼亚学制为4年初中、2年高中。现在大学层面设有中文专业,中学的初二和初四也都有汉语全国统一考试。中文已经被列为考试科目之一。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于2013年10月,目前已在大学、中学、小学设有22个教学点,其中12个位于大学,8所中学设立了中文课。”

“我的中文名叫张丰,很幸运能成为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的本土中文老师。我已经习惯了和学生在一起学习中文,他们非常喜欢学习这门语言。”伊曼纽尔是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的第一位在岗本土中文教师。他曾在中国哈尔滨师范大学攻读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研究生。三年学成后,伊曼纽尔选择回国成了坦桑尼亚首批三名本土中文教师之一。

  培养本土教师助力解决师资不足问题

“我上大学的时候看到很多中国公司在坦桑尼亚开展工作,但很多当地工人只会讲斯瓦西里语,和中国人沟通很不方便。”伊曼纽尔原本在坦桑尼亚多多马大学学习管理专业,之所以改行教授中文,是因为看到坦中两国日益紧密的经贸交流带来的对中文人才的巨大需求。

  “我的中文名叫张丰,很幸运能成为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的本土中文老师。我已经习惯了和学生在一起学习中文,他们非常喜欢学习这门语言。”伊曼纽尔是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的第一位在岗本土中文教师。他曾在中国哈尔滨师范大学攻读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研究生。三年学成后,伊曼纽尔选择回国成了坦桑尼亚首批三名本土中文教师之一。

“中文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成功之门。我希望将自己在中国学到的语言和文化知识传播到坦桑尼亚。”现在,伊曼纽尔教过的20多个学生已经毕业,他很自豪地说,“我的学生中文学得很好,他们都顺利地通过了汉语水平考试”,下个学期他将迎来60多个学生。当被问到自己和中国老师教授中文有何区别时,他说,中国老师一般是用英语授课,而当地学生的常用语言是斯瓦西里语,老师和学生用第三种语言来交流会有一定障碍,“我教授中文是用斯瓦西里语,这样能解释得更清楚,学生也能更容易掌握要点。”

  “我上大学的时候看到很多中国公司在坦桑尼亚开展工作,但很多当地工人只会讲斯瓦西里语,和中国人沟通很不方便。”伊曼纽尔原本在坦桑尼亚多多马大学学习管理专业,之所以改行教授中文,是因为看到坦中两国日益紧密的经贸交流带来的对中文人才的巨大需求。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刘岩表示,坦桑尼亚的中文教学面临的一大制约瓶颈是师资不足。培养本土教师有助于解决教师流动性大和师资短缺的问题,同时也可以结合当地特色,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

  “中文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成功之门。我希望将自己在中国学到的语言和文化知识传播到坦桑尼亚。”现在,伊曼纽尔教过的20多个学生已经毕业,他很自豪地说,“我的学生中文学得很好,他们都顺利地通过了汉语水平考试”,下个学期他将迎来60多个学生。当被问到自己和中国老师教授中文有何区别时,他说,中国老师一般是用英语授课,而当地学生的常用语言是斯瓦西里语,老师和学生用第三种语言来交流会有一定障碍,“我教授中文是用斯瓦西里语,这样能解释得更清楚,学生也能更容易掌握要点。”

今年下半年,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将再迎来4名像伊曼纽尔一样的本土中文教师。“在孔子学院的推动下,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很快将要开设中文本科和大专专业。再过两三年,会有大批精通中文的人才被培养出来,到那个时候师资不足问题将迎刃而解。”刘岩表示。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刘岩表示,坦桑尼亚的中文教学面临的一大制约瓶颈是师资不足。培养本土教师有助于解决教师流动性大和师资短缺的问题,同时也可以结合当地特色,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

推动中国文化传播和中坦文化交流

  今年下半年,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将再迎来4名像伊曼纽尔一样的本土中文教师。“在孔子学院的推动下,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很快将要开设中文本科和大专专业。再过两三年,会有大批精通中文的人才被培养出来,到那个时候师资不足问题将迎刃而解。”刘岩表示。

“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积极推动中国文化传播和中坦文化交流,为促进中坦人民相互了解和增进友谊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中坦友好合作的重要纽带。”刘岩介绍说,2017年孔子学院共举办了100多个场次的文化活动,吸引了7万多人次参与。孔子学院还组织了很多结合当地特色的活动,比如曾举办两次“中坦人才招聘会”,组织100多家当地和中国企业招聘孔子学院的学生,既服务当地社会和学生就业,也帮助企业找到更优秀的人才。

  推动中国文化传播和中坦文化交流

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还与当地媒体加强了合作,比如时常在当地报纸《每日新闻报》用专版介绍中国文化。现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和中国中译出版社、坦桑尼亚矛星出版社成立了联合编辑室,要把中文书籍翻译成斯瓦西里语,让当地民众可以读到原汁原味的中国故事,目前正在翻译《新中国故事》一书。

  “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积极推动中国文化传播和中坦文化交流,为促进中坦人民相互了解和增进友谊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中坦友好合作的重要纽带。”刘岩介绍说,2017年孔子学院共举办了100多个场次的文化活动,吸引了7万多人次参与。孔子学院还组织了很多结合当地特色的活动,比如曾举办两次“中坦人才招聘会”,组织100多家当地和中国企业招聘孔子学院的学生,既服务当地社会和学生就业,也帮助企业找到更优秀的人才。

与此同时,他们还鼓励当地华侨华人到这里新开办的斯瓦西里语班学习当地语言。刘岩说,汉语教学和中非文化交流的合作空间巨大,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相信中非之间的文化交流将会越来越深入。

  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还与当地媒体加强了合作,比如时常在当地报纸《每日新闻报》用专版介绍中国文化。现在,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和中国中译出版社、坦桑尼亚矛星出版社成立了联合编辑室,要把中文书籍翻译成斯瓦西里语,让当地民众可以读到原汁原味的中国故事,目前正在翻译《新中国故事》一书。

(人民日报达累斯萨拉姆电)

  与此同时,他们还鼓励当地华侨华人到这里新开办的斯瓦西里语班学习当地语言。刘岩说,汉语教学和中非文化交流的合作空间巨大,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相信中非之间的文化交流将会越来越深入。

作者简介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姓名:吕 强 李志伟 张朋辉 工作单位: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学习中文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